行業動態

污水處理行業進入大建設時代 傳統污水廠模式難以為繼

文字:[大][中][小] 手機頁面二維碼 2017/10/17     瀏覽次數:    

導讀:在環保督查的持續加碼和需求升級的雙重加持下,污水處理行將進入大建設大運營時代。隨著政策環境和發展趨勢的變化,傳統污水廠難以為繼,單一的污水治理將逐步退出歷史舞臺,水環境綜合治理成為大勢所趨。

不久前,環境保護部通報了2017年上半年《水污染防治行動計劃》重點任務進展情況。根據2017年上半年各省(區、市)報送的《水污染防治行動計劃》重點任務進展情況來看,全國水污染防治工作總體取得積極進展但不平衡,部分地區、部分行業進展滯后,按期保質完成2017年重點任務形勢嚴峻。

記者獲悉,在環保督查的持續加碼和需求升級的雙重加持下,污水處理行業將進入大建設大運營時代。隨著政策環境和發展趨勢的變化,傳統污水廠難以為繼,單一的污水治理將逐步退出歷史舞臺,水環境綜合治理成為大勢所趨。

污水處理行業進入大建設時代

環保部的通報顯示,截至2017年6月底,全國地級及以上城市2100個黑臭水體中,完成整治工程的有927個,占44.1%;河北、山西、遼寧、安徽4省的城市黑臭水體尚未開工整治比例超過30%。在工業污染防治方面,省級及以上工業集聚區1968家已建成集中污水處理設施,1746家已設置在線監測裝置,集中污水處理設施和在線監測裝置完成率分別達到80.6%、71.5%,云南、甘肅、新疆、青海等4個省(區)完成率低于50%。

“今年,將迎來一場水環境領域的驗收考試,在‘水十條’落地實施的關鍵節點,在政策驅動和需求升級的雙重加持下,單體項目治理時代退出歷史舞臺,水環境綜合治理成為大勢所趨,萬億級市場空間即將釋放。”國家環境保護技術管理與評估工程技術中心副主任張麗珍在日前召開的“2017(第九屆)上海水業熱點論壇”上表示。

上海城投污水處理有限公司副總經理陳廣指出,縱觀“水十條”提出的238項舉措,概括起來就是“控兩頭促中間”,即管控污染源頭排放和末端水體斷面水質,提升污水處理能力和處理標準,用系統思維治理水環境。同時,“水十條”也催生了大量的水務工程建設項目,污水處理行業進入新一輪大建設時代。

數據顯示,“十三五”期間,新建的污水處理廠規模達到約5000萬噸/天,投資達到1500余億元,總體投資近2000億元。

“以上海為例,新建兩座污水處理廠,中心城區各污水處理廠實施規模調整,其他所有污水處理廠都須進行提標改造。2017、2018年將是本輪提標改造工程建設的高峰期,2019年以后,這輪大建設將逐步進入收尾階段。全國也是如此。大建設之后,必將是一個大運營時代。”陳廣說。

協助京津冀做區域水環境頂層設計的國家環境保護技術管理與評估工程技術中心主任王凱軍在“2017(第九屆)上海水業熱點論壇”上表示,我國目前處于水污染控制的重大戰略轉折期。水污染控制主戰場在逐漸由點源控制向流域綜合整治方面轉變;從空間角度上看,由城市水污染控制為主轉變為農業面源污染控制;從污染物上看,由有機污染控制為主轉變為氮磷富營養化污染控制;最為重要的是,治理方面由被動污染防治轉變為主動生態恢復和建設。這種轉變給我國的水處理行業發展帶來新契機。

傳統污水廠模式難以為繼

王凱軍以污水廠對房價影響為例分析了綠色基礎設施的社會價值。“基于大數據技術,我們抓取北京市2017年和2016年的房價信息,通過數據凈化處理,獲取了13710條房屋價格的有效信息,分析地處污水廠不同距離處房價的變化情況,以及污水處理設施對周邊社區房價的影響。研究結果表明,北京市區污水廠對周邊房價的抑制作用造成了巨額的價值損失。僅城區四座污水廠就造成了高達1194億元的損失,同時其所占土地價值高達320億元,遠遠高于43.8億元的建設投資總價值。價值反差說明,傳統污水廠模式難以為繼,基礎設施的綠色化改造是重要的解決方案。”王凱軍說。

陳廣指出,從目前所處的運營環境看,一方面,運營標準不斷提高,已經從一級B、一級A,逐漸向地表準四類、四類水體、甚至是三類水體水質標準提升;另一方面,監管要求也在不斷提高,已經建立完善了縣(區)、省(市)、片區、國家的監管機制,加上運營公開機制,以及中央環保督查機制,監管體系已經達到了全流程、全天候、全社會的標準,污水處理廠高壓監管成為新常態。

陳廣認為,在上述新的運營環境下,污水處理廠精細化運行將成為必然選擇。所謂“精”就是要聚焦污水處理廠的管控要點,專精污水處理廠的技術創新,深度挖掘污水處理廠的效能潛力;所謂“細”就是要細化污水處理廠的考核目標,細分污水處理廠的管控單元,細致剖析污水處理廠的運行瓶頸。

“污水處理廠再發展下去,會變成什么?一定會變成信息化的工廠,也就是實現工業化和信息化的融合。”上海昊滄系統控制技術有限責任公司軟件工程事業部總監葉盛表示。

而在上海城投水務(集團)有限公司副總經理、上海城投污水處理有限公司董事長麥穗海看來,如今水務行業的政策背景、發展趨勢發生了翻天覆地的巨變,單一的污水、污泥治理正逐步退出歷史舞臺,水環境綜合治理已成為發展的方向。

加強水環境治理頂層設計

值得一提的是,中國人民大學環境學院副院長、中國人民大學低碳水環境技術研究中心主任王洪臣指出,我國城市水環境治理還沒有很好的頂層設計,這成為制約目前水環境治理工作的關鍵。“在我國,與水污染治理相關的行動計劃非常多,包括重點流域水污染防治、清潔小流域治理、流域水污染綜合治理、良好湖泊保護、農村環境連片綜合整治、城市黑臭水體治理和海綿城市建設等等,但是水環境治理的頂層設計究竟是什么?目前還沒有明確。”王洪臣說。

王洪臣認為,在城市水環境治理頂層設計上有三個關鍵問題,一是構建城市水環境的科學評價體系;二是處理好水環境體量、水量和水質的關系;三是處理好排水系統、綠色和灰色設施的關系。他建議盡快另行制定專門的城市水環境質量評價體系,基于可利用水量和技術經濟能達到的水質合理確定水環境的體量。此外,城市越大,綠色基礎設施貢獻率越低,應及早規劃建設灰色基礎設施。

在上海市政總院研究院院長鄒偉國看來,傳統思維模式下治水工程以碎片化的工程項目為主。新時期水環境治理系統思路應以流域水環境質量為目標,以問題為導向,以污染總量控制為依據,以實施排污許可為手段,并行風險控制。

E20環境平臺首席合伙人、E20研究院院長傅濤分析稱,環境產業在發展過程中經過了幾次升級。早期環保產業就是為政府做部分點的處理工作,稱為“環保產業1.0時代”,這個時代的核心標準是達標排放即可。隨著“水十條”、“氣十條”、“土壤十條”的發布,環保產業進入2.0時代,要求的很多指標不是數字指標,而是感知和生物指標,要達到讓老百姓和政府能夠感知到的環境。不止要把污水處理干凈,還要把河道變清,實現“可漁、可游、可獵”。環境產業越來越多的服務開始面向效果。

“事實上,環境3.0時代也已拉開序幕,3.0時代的標志是‘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環保需要產生溢出價值,從污水處理綜合體走向山水林田湖的統一,可衡量,可捕捉,并對價到商業模式中去。”傅濤表示。

返回上一步
打印此頁
在線客服
服務熱線:
17755835588 (張先生)

請掃描二維碼
打開手機站

[向上]
斯诺克大师赛